一个微信号引发的社区营造运动

上世纪九十年代,一场声势浩大的社区营造运动在台湾拉开帷幕,这场源自基层的家园再造工程,一点一滴唤醒着人们对家乡的情感,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时移世易,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同样萌发于基层的一场社区营造运动在菊园新区展开。与海峡彼岸有所不同的是,互联网工具的运用以及互联网思维的渗透,让发生在我们身边的这场社区营造运动有了更多看点。

f38d5fa5623b41dc82a50122723de961.jpg

“菊园有戏”推出的活动均是通过“抢票通道”放票,参与者几乎场场爆满。

不走老路换个活法

“那是退休老人闲着没事去消遣的地方,除了跳舞,就是看戏,年轻人谁会去啊。”这是姚杰一直以来对社区文体中心的印象,这位家住嘉邦社区的年轻爸爸,此前几乎从未踏足过近在咫尺的菊园新区文体中心。

然而,近一年多来姚杰惊讶地发现,这个他认为的“老年人圣地”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好几次他想带着儿子参加亲子活动都被告知“名额已满”。

曾经的“夕阳红俱乐部”,如今却让爱“宅”的年轻人蜂拥而至,到底是何原因?这一切还得从2013年年底说起。

彼时,微信虽没有现在这么火,但已然是年轻人手机里的必备软件之一。菊园文体中心“赶了一把时髦”,注册了“菊园有戏”微信公众号。“当时的想法比较简单,就是希望将线下文化活动与线上发动有机结合。”“菊园有戏”运营团队负责人王烨告诉记者。

经过多年培育的“菊园有戏”是菊园新区一块“金字招牌”,以“菊园有戏”为主题的各类文体活动成为不少市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而王烨发现,大多数活动现场虽是“爆满”状态,但参与者基本上以中老年人为主,其中一部分还是老面孔。究其原因,王烨心知肚明:为了避免冷场,不少街镇文体中心在举办活动前,总会通知居委“拉些人来”,久而久之,那些热心且有闲的居民自然常常成为座上宾。与其说这些人是“铁杆粉丝”,还不如说他们是“铁杆壮丁”。

1cfca58b57714c478d739db4c471811c.jpg

“菊园有戏”微信公众号每次改版之前,都会邀请“粉丝”对新增功能进行投票。

“我们绞尽脑汁推陈出新,然而如果继续以常规的组织方式招揽观众,办讲座,放电影,演戏曲,来的人数都差不多,如何印证这些活动到底受不受群众欢迎?”这是菊园新区文体中心主任马慧怡反思的问题。于是乎,借力微信这个移动互联网工具成为不二选择。

为了吸引大家“加粉”,“菊园有戏”微信公众号面世没多久,菊园新区文体中心就推出密室逃脱游戏,年轻的居民们纷纷通过微信号预约,短短一个月内,“菊园有戏”微信公众号就积攒了一千余名“粉丝”。相比于数量,王烨更看重质量:“这些‘粉丝’都是主动添加我们的公众号,成色很足,这‘第一桶金’是我们日后不断壮大的基石,他们的口口相传为‘菊园有戏’吸纳了众多有效‘粉丝’。”

不走老路,换个活法,让王烨真切体会到了互联网的力量,“在网络新媒体强势崛起的当下,我们若继续逆势而为,无异于盲人摸象,难有出路。”

基层服务的“供给侧改革”

“大家准备好手机,‘摇一摇’猜灯谜游戏马上开始!”前段时间举办的“菊园有戏”粉丝活动上,在主持人朱琦的带动下,现场气氛异常热烈。

“菊园有戏”运营团队的5名成员平均年龄为30岁,“90后”姑娘朱琦便是其中一位。每天,自称“有戏君”的朱琦都要编三四条微信,她俏皮生动的网络用语、灵活多变的排版方式,改变了过往大家对政务类微信冰冷刻板的印象。“菊园有戏”微信公众号的推出,对兼顾多方面工作的“有戏君”来说势必增加了工作量。“累不累?”面对记者的提问,另一位编辑朱敏敏笑着说:“肯定会辛苦一点,但大家喜欢就好。”

一句“大家喜欢就好”,看似直白,却道出了政府服务的应有之义。

观察“菊园有戏”文化菜单的变化可以发现,微信公众号的问世是个明显的“分水岭”。此前,菜单上目之所及尽是戏曲、电影、讲座,如今,除了保留这些传统节目外,公开课、话剧、艺术训练营等适合年轻人的活动占据了大部分时段。“童乐美工坊”等活动均通过“抢票通道”放票,活动时间、剩余票数一目了然,“秒抢”已见怪不怪。

5be5cde30911433694ae1c7fc4bcc788.jpg

通过举办“粉丝”见面会,“菊园有戏”拉近了与“粉丝”之间的距离。

要是活动不受欢迎怎么办?“那就撤!能上能下本该就是常态。”“菊园有戏”运营团队负责人王烨的回答干脆利落,“互联网让我们及时掌握了大家不断变化的需求。”此前,菊园新区文体中心请来资深人士讲解留学事项,这种在市中心区需要购买数百元门票才能入场的讲座,在菊园却门庭冷落,“若是和以往一样拉人来捧场,我们就认识不到这种差异。”

王烨口中的“能上能下”,与眼下热议的“供给侧改革”可谓不谋而合。在以往,基层文化部门推出众多单一的节目,事实上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产能过剩”。所谓“供给侧改革”,就是要扩大有效供给,提高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更好地满足群众需要。“菊园有戏”不正是“供给侧改革”的生动实践吗?

微信的互动性消除了横亘在群众与政府部门之间的无形之墙。有“粉丝”留言“希望绿化种植课更生动些”,讲座课堂便移到了樱桃园;有“粉丝”建议“摄影课应该注重实践”,讲课老师便带着摄友们前往陈家山公园采风……

“菊园有戏”的“供给侧改革”还体现在服务内容上。每次粉丝活动现场,微信改版新增功能评选的展板前总是挤满了人,大家就备选项目投票,投票结果成为改版的重要依据。

上线至今,“菊园有戏”已进行2次改版,“公交查询”、“抢票通道”等项目均是在“粉丝”的建议下推出。以需要收费的足球场地为例,有市民提出去文体中心付费过于麻烦,“菊园有戏”顺势开通微信在线支付功能,成为全市首家非税收收入完成微信支付的政务类公众号。

重构紧密连结的社区生态

1.2万名粉丝,对一个微信公众号来说并不算多,但要知道,菊园新区总共才7万多人,“菊园有戏”在社区层面绝对可算“大V”。

难能可贵的是,这个微信号正在潜移默化地引发一场社区营造运动,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改变着社区生态。

“菊园有戏”运营团队一直担心的是:有些老人不使用智能手机,会不会影响他们参与文化活动?事实打消了他们的顾虑。不会网络订票的老人,让儿孙辈帮忙,不但免去了排队领票之苦,还增加了家人之间的互动话题。家住嘉馨社区的王宇希就经常帮父亲预约乒乓球场地,一来二去,父子俩的沟通时间较之前多了不少。“我为爸妈订票”俨然已成为菊园居民的一句流行语。

形成自组织、自治理和自发展格局,是社区营造的最终指向。“菊园有戏”每月推出的20余项活动,从入场检票,到维护秩序,几乎都是参与者自发完成。比起真名,沈燕萍的微信名“小麻雀”更为“菊园有戏”的“粉丝”们所熟知,无论参加舞蹈班,还是刺绣班,她都将现场组织得井井有条,“我们既是‘粉丝’,也是志愿者。”

b79b243e7d94441fb92f76829c1d002e.jpg

在一场线下活动上,大家拿出手机添加“菊园有戏”微信公众号。

自身的资源毕竟有限,如何整合各种社会力量参与其中,也是“菊园有戏”运营团队思考的问题。目前,“菊园有戏”已经引入80多家公益机构、民间手艺人、社会团队、商业公司运作20多个常态化项目。如果说居民的参与是社区营造的基础,那么社会机构的加入,无疑让生态更为丰满。

拿出物力、人力甚至财力办项目,没有资金回报,社会机构图的是什么?位于菊园六里的明止堂内收藏有3万多块古砖,前段时间部分藏品首次出馆,在菊园新区文体中心底楼向市民展示。来自明止堂的顾鹏鸿告诉记者:“‘菊园有戏’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对外平台,很多人在这里认识了我们并前往明止堂深入了解古砖文化。”

持相同观点的还有实验幼儿园党支部书记张志萍,由她发起的“书童故事会”旨在培养孩子的早期阅读能力,如今已是菊园新区文体中心的“黄金栏目”,每次都是一票难求。在她的带动下,菊园幼儿园、红石路幼儿园纷纷响应,进一步充实了教学力量。“学校传播了声誉,教师得到了锻炼,居民感受了实惠,政府丰富了资源。”张志萍说,“这显然是一个多赢的局面。”

以“菊园有戏”为支点,不仅仅是政府服务的“最后一公里”难题迎刃而解,更重要的是,人与人之间、人与社区之间的连结更为紧密,一幅家园再造的美好画卷由此展开。

来源:《嘉定报》


社造小编
免责声明:
LanTalk.com.cn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byemkt@qq.com
上一篇: 杨金惠:社区党组织的组织动员策略与路径
下一篇: 金牛社造案例:汇泽路社区营造项目示范案例

发表评论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