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加伟 :社区公共空间运用提升社区发展

今天讲的主题是激发社区公共空间的营造力。7天前,习大大在上海,大家去过杨浦没有,以前是工业区,很多国有大企业。滨江国有企业都把滨江这块占据了,滨江的空间都成了国有企业和大企业的。这两年企业不行了,成为传统意义上的锈带,这叫工业锈带。通过十几年的努力,杨浦区政府把工业锈带打通黄埔江。习大大这样的行为,一字之变,从“锈”带变成“秀”带,杨浦区滨江从“工业锈带”变成了“生活的秀带”。


我们再看一下黄埔江对面的浦东,沿黄埔江21公里,建了22个望江翼,被媒体评为最美公厕。事实上是什么呢?公厕的面积占很少,更多是我们看到了公共空间。你在滨江跑步跑累了,去那边休息,可以读书,还可以在那里聊天,外面还有咖啡厅可以喝咖啡。这样创新型的公共空间,到底怎么样营运,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话题。


“生活圈”


去年底建设部出了一套标准,《居住区规划设计标准》,这个标准出台是有背景的,这个背景是很内幕的信息。2010年的时候,习大大去了北欧芬兰等地参访,一个月以后俞正声同志也去看了北欧的居民区,之后俞正声到上海做市委书记,在上海新一轮总体规划中,他率先提出了生活圈的理念,今天生活圈这个理念已经成为大家耳熟能详的词。我们朝着什么样的发展?高晓松讲平均。对比北欧这些国家和上海、北京这些大都市的不同,高晓松说北欧是一种平均的好,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小乡村,小乡村的小店,沿街的小商铺,都是很漂亮的、很精致的,我们称之为高美社会。而我们到今天,离那个远远还不够。

我们也会看到,公共空间的数量越来越多,全国公共文化场所有5.2万个,上海党群服务中心就有300多个,十三五期间一个区要建100个邻里中心。而新的这些,书房、望江翼,也会越来越多。趋势是数量越来越多,离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近,15分钟、10分钟、5分钟。然后我们看到,这些东西会越来越美,我们设计出来的这些空间越来越美,然后我们走向的是什么呢,我们走向的是平均的好。 对我们来讲提出的是,这么大量的公共空间,存在着很多的问题。比如非常碎片化,怎么样管理,怎么样服务,或者怎么样治理。如果依托以前碎片化来做的话,我觉得是很难做好的。


“矛盾之体”与“搞事之城”


那么今天这么大量社区公共空间,从缺点来讲是矛盾之体,从优点来讲是搞事之域。在座的都在做社区治理,耳熟能详的词就是我们一起来搞事。我们说它是矛盾之体,对这些公共空间,其实政府既重视也不重视,说它重视,规划推出,各方面都推出。不重视是什么?该重视的都重视了,不该重视的重视程度不对。比如很多政绩的导向,空间越来越多,越来越美,这是硬件,这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也是政府愿意去投入的。但是我们感觉到会忽视内容,这里面到底怎么运营。这是公共空间,是为全人群服务的,政府在这方面的要求并不高。只要开着就行,晚上5点关门,这是最方便的。我们看到很多空间成为消极空间,这样的调研是触目惊心的,很多服务站极为单一。我有个判断,在今天公共空间的浪费,成为所有空间里面最最浪费的空间。
对于居民来讲,居民既需要又不需要。为什么呢?他觉得重要,比如说我们家旁边有综合服务中心,你会去吗?可能办事就去,不办事就不会去,所以很难成为我们期望的共同体营造载体。有些矛盾,到底是专业的还是综合的?上海民政局领导综合服务中心希望成为专业的,成为全人群的,不希望光为老年人服务。我有个建议,专业型空间进行综合型的服务,这是一个趋势。在空间里是单一人群服务,还是全人群服务?这也是一个矛盾。挣钱还是公益,这成为公共空间永恒的矛盾和问题。一旦收费,就会遇到投诉,这到底怎么办。我觉得我们可以看到这是矛盾之体。
   但是我们又看到它是搞事之域,为什么呢,公共空间是营造公共空间的绝佳之地,人群汇集所以资源汇集。我们做社会创新,发现了这些问题,其实带来的是资源和更强的行动力。英国社会创新家诺顿就有这样的观点。它也是公共产品属性,既非完全政府,更加不是私人的,我们看到这样的空间成为目前包括成都,包括武汉,包括上海,很多地方都在做社区营造,空间成为故事之源,我们发现空间之美,消极空间有反差。上午陈老师讲到改造前改造后产生反差,都可以产生故事之源。社区引导点也可以在公共空间产生,到底是做亲子乐园还是做小书房,都会成为社区营造的源点。


我们怎样打造好的空间

后面跟大家分享的内容是我们怎么样打造好的空间。第一个是整体思维营造美好空间,空间不要去分割。社邻家上海运营中心最多,我们也设计了公共空间获得最美公共空间金奖,去年获得1个,今年潍坊的文化中心获得了金奖。我的经验是什么?我们对于任何空间,从空间需求、发现空间之美,或者空间功能之调研,再到后面的设计、建设和运营,最好是整体去推动。当然,社邻家是这么做的,我们做的空间都是这样的。

全程参与式营造美好社区,发现社区达人,创新社区项目,培育社区自组织,形成社区生态体系,都是全过程的参与。我发现这里面最重要的是创新社区项目,因为在这个空间里面什么样的项目呢,最好是年轻人愿意参与,创新型有活力的项目。社邻家有个品牌叫行动村,这里面有很多社区的项目,可以作为源项目,源项目可以复制,或者你可以发起项目,我经常在平台上看到很好玩的项目,这期看到的项目是打群架项目,我们太压抑了,年轻人是中年创客,有规则打群架,一次打30秒。来源于什么呢?俄罗斯人。俄罗斯人打群架,在苏联时期达到了顶峰。

发现社区达人这里,我觉得有三类人,第一类是天生的利他主义者,第二类是天然的社群动物,大家喜欢热闹,第三类要去触动合理动机的人。合理动机,其实就是做行动村创新项目的年轻人,年轻人在社区里历练,把专业放在社区,社区是可以包容他,容错力特别强的阵地。最后跟大家交流运营提升空间的服务能力。标准化,在今天公共空间数量太多,老百姓进去不能保证有很好的体验度,这样的情况下标准化是有意义的。我们到一个空间里面,办公空间应该怎么样更有序,各个点到底怎么管,我觉得标准化是极其重要的。我们标准化的意义是,让居民的体验可预期,而不是到这里很差,到那里又很好。更多的公共空间政府部门在开放,希望能够运营,能够收一点费用,核心业态就是有情感连接的业态,二手商店。美国的二手市场很大,2700家店,是连锁的。而国内的二手商店,也在走向这块,二手商店东西是老百姓捐的,里面的店员是志愿者,并且有营收,和社区基金会连接。二手商店,包括消费合作社,台湾有主妇联盟,都是很好的业态,可以布局到公共空间中。

   我们一定要做可持续运营,要向商业经验学习,要向跨界人士来支持,还有社会企业的运作。我们终极目标是没有运营者,只有参与者,我们运营以后交给老百姓,这是最好的状态。

本文的整理和排版志愿者:李紫冰


社造小编
免责声明:
LanTalk.com.cn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byemkt@qq.com
上一篇: 简河进 :分享快乐、分享希望、分享爱
下一篇: 梁艳:麓湖,良序熟人社区的营造探索

发表评论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