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育贞 :社区设计与地方创生宜兰经验

我们都知道一旦进行主体规划,各种专题的技能规划都会被覆盖。所以各种专业规划工作我们都进行了全面性的参与。在这样的过程中,就形成了专业系统性的支持跟民间经验性的支持不断融合的过程。这对于政府和基层的对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动作。它需要持续性,同时在不同的层面有一个专业知识和民间知识经验之间对接的累积。

我们拥有一个8到12人小团队,用这个小规模团队维持我们的共识力来应对各种不同的组织形态,我们必须训练自己,使自己变成一个除了原本的传统的规划设计专业的能力支持以外,拥有跨界理解力和整合力的综合团队



二十五年大尺度多类型的社区规划经验



这是25年间我们工作的项目类型,你会看我们工作项目类型跨的尺度很大、类型很多,原因是因为左边的议程做主导。我们最关心的就是议程,所以什么地方发现一个重大议题,我们就会主动去衔接,衔接之后就投入参与、建设规划,去做政府跟民间差异利益之间的调和工作。当然里面有很多无偿的服务在里面,让我们有幸成为各方朋友,创造很多有趣的经历。

参与式规划工作法

政府有好的智能判断,但再有效率的执行,最后没法达到治理的期待效果,是因为人民是多元的。大家的期待是差异的,甚至根据时间这个问题会不断的变异,所以它需要动态的解决方式。以台北为例,有很多这样的问题在发生,或是社区、或是公宅的建设,基于自己的利益群众的期待有多差异。于是参与式规划设计便显得很重要它是使用者导向的,特别重视公益的这个部分,让居民和社区成为真正的合法设计者。同时政府也需要用专业来跟居民做工作,通过参与式规划的过程,让社区参与、公民参与,地方的发展才会朝向更高的品质。


量身定做的宜兰社区规划师

每一个地方每一群人问题差异都不一样,它都会影响参与的方法和过程。台湾规划师希望能够得到社会规划师的认证,有了这个认证培训才会有人才,才能在一个地方持续的做这个事情。但宜兰的社区规划师做了一个改变,像宜兰这样一个偏乡,专业者相对较少,因此在宜兰主要对象不是专业者,而是主流的人民。于是我们取消了社规师的认证,鼓励每一个社区每一个人参与到社区规划师培养过程中,而且同一个人可以不断的来参加培训,持续性地追踪跟进,成为社区治理与改进的关键。

我们透过这样几个架构来形成我们跟广大社区互动的一个内容,同时我们把课程以及社区这两个场域扩起来,课程中十堂课有八个月在社区,社区才是真正共居的场景。因此有几个重要的动作:

1

居民自己找寻问题

我们组织居民讨论,在一个地图上沟出他们关心的事,通过更多人分享社区痛点来回讨论达成共识。这样参与的过程超越了讲课,超越了宣教,超越了协调,是一个快乐开心的参与,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到的。但是它达到了对于社区生活的共同学习,一个没有教科书的,每个人都站出来讲、训练和表达的重要过程。

2

居民共同调查环境

通过居民讨论之后,我们选定一个基地并带领大家到基地现场进行环境清理。通过环境清理,居民就会了解这个环境哪里积水,哪里不平、高差多大等等一系列的问题。通过这样的环境调查,居民就会融入社区,达成很多共识,主动参与讨论的过程中,能够得到一种愉快的感觉,同时也是社区公共事务的磨炼。

3

居民自立营造事务

为了让社区居民能够动手做,我们在一定程度上会要求学员学习做施工计划。这个施工计划跟一般的营造施工计划最大的不同就是如何把居民参与迁入到一般的施工计划里。有些项目可能政府只补助了4万人民币,但是他的需要可能是5万到6万,于是他就会去想办法,找材料、找各种,然后工匠来了就一起来练习,这是很平常,我们可以设置不同的老人小孩都可以参加的施工工作。


共学到共成,中间一个极为重要的环节,是共做,是共建,更是共创。这样相对低门槛的参与式营造,让生活在城市中更多的个体真正参与进来,而不是去接受被设计的景观,让人由衷觉得城市的空间是为人民而生的。大都市中孑然一身的我们,也因此联结。这是理想中的邻里关系,是最有温度的设计。陈育贞老师深耕一地历时二十五年的社区规划经验,是一坛愈发醇香的老酒。酒香不怕巷子深,偏于宜兰,带动台湾,影响深远,对大陆诸地正在兴起的社区规划意义重大。

社造小编
免责声明:
LanTalk.com.cn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byemkt@qq.com
上一篇: 谈小燕:我看到了幸福社区的模样
下一篇: 何嘉:改造、营造、创生, 一个“草根”组织的顽强生长

发表评论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