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嘉:改造、营造、创生, 一个“草根”组织的顽强生长

刚刚大家提到了角色,我们的角色一直很尴尬。我以前是建筑师;现在大家说我们是网红;以前的同事说鄙人投身公益事业去了;社区居民说:“是不是没活干了?小伙子干得不错,以后一定能接到大项目!”很多人问我们到底是怎么盈利的,我想先分享一下关于自我定位和草根社造组织的成长的经历。

我以前是一个建筑师,在华东建筑设计研究院工作;后来去到农村,和村民一起造房子,这时我意识到了社区的力量,意识到其实关键的还是人;2017年左右去日本留学,开始研究怎么用参与式设计的方法在上海做项目;2018年又伙同很多志同道合的伙伴,聚合起来做一个事情,现在在做的事情是社区设计、社区营造等,成为了社区发展的系统性支持组织

我们五个发起人都在跨界,愿景是联协多方力量,创出美好的城市空间与共赢的社会关系,助力更多人有机会成为更好的自己。以前这句话一般放在最后作为感言,现在我认为应该放在最前面,因为“助力更多人有机会成为更好的自己”不是附带的感言,而是我们的核心目标。之前我们一直在提“我们要一起怎么样”,但如果每个人都伤痕累累,或者被很多东西撕扯着,那该怎么为别人工作呢?

社区营造,从哪里开始做起?

今天其实想讲讲我们是怎么营造自己的。以“城事设计节”为例,这背后的机制是民间发起、政府支持、多方贡献,大鱼的媒体力量找到了社会资金、邀请设计师做内容传播,跟政府一起做社区协调,实现政府资金和公共资金的叠加。在这其中,大鱼的角色就是在自己的街区联系居民,构建一个街区内的社群


我们在很多地方都做了开放日,也会把关键人物聚集在一起做参与式设计工作坊。收获很多快乐的同时,也遇到很多挫折。
改造过程中的利益相关方很复杂。有一条背街小巷是没有管理主体的,我们种了很多绿植、一起扫地、开展儿童社区工作坊、创办社区市集等等。而后想跟居委会一起成立一个弄管会,但这让基层工作人员很为难,讨论了好久,弄管会也没有成立起来。

后来遇到一个问题,有一个区级的项目时要做老旧小区的大修。什么地方适合堆建材呢?有一个居民小广场,把里面的设施拆掉,这就变成了一个无障碍的堆场。我在反思,在这个过程中问题到底出在哪?首先是计划的问题,我们不知道政府今后还有什么计划,行动带来的变化是很快的,如果没有持续机制,很容易会被打回原形。另外,表层的参与能够了解需求、聚焦问题,但是这样的关系在遇到外力冲击时会变得非常脆弱;而深度参与意味着主体关系和机制

什么是好的社区设计?

社区设计是好的空间环境和好的社会关系的相加吗?我们认为这涉及到可持续性的问题:资金的可持续性,关系的可持续性,运营的可持续性。日本设计师山崎亮曾经说过,与其短时间内投入100万,不如把100万横过来,慢慢花,花在软型的东西。政府在其中要起到引领作用,注重资金的投入效能,前期投入多一点的资金,后期可以慢慢地减少。我们最近一直在研究怎样创生,这里面的关键词不一样。我认为社区规划是一种计划,社区更新是一种改造,社区营造是一种给力,社区创生是一种共益或共赢。我们一直在跟政府谈这方面的事情,最近终于接到了一个不一样的项目,“养活”了我们这些人。这个项目是一个超大社区的三年规划,投入了很大一笔资金,但这么大一笔资金只做硬件是非常有风险的事情;基本的规划是好好做一个接续,开设工作坊开放日,一起做社区规划,有一些东西可以置换,有一些东西可以去挖掘
让我觉得很刺激的是,我们在社区里发现一个存量的大空间——人防空间地下室。我们希望通过挖掘闲置空间,来做到一些在以前的治理布局下做不到的事情。我们用到了服务设计的方法,寻找非常准确的用户画像。其中,社区居民陆先生有一个想法,他很需要家的延伸,想在不同的时间段来填充生活。我们想出各种各样的场景,希望这个地方是一个知识型的空间,而不是服务型的空间,如果钱不够也可以变成一个成长型的空间。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谈联合,我们希望政府、公建方、运营组织一起来谈这些事情,大家都是空间的主理人。

空间创生从这里开始

很多人觉得我们把事搞得太复杂了,但我认为这就是一个复杂的时代。现在都在提VUCA时代,它代表着易变性、不确定性、复杂性、模糊性。社区不是一棵树,是一张网,应该更多地从活力的角度,找到并激发其中的节点。我们现在努力在做一些事情,试图创出一些新的空间做创生。杨浦区的大学路有一个“发生便利店”,这是一个闲置的店铺。我们希望对这个空间设定一个规则,将其变成一个街区的载体——这其实是一个空间实验,定义空间的价值、内容和规则。“发生便利店”在17周的时间内举行了很多活动,形成了关于这个街区A-Z的价值的共创,共同来投票决定我们到底是在什么样的街区。这是一个非常有趣,产出很丰富的工作坊的模式,包括跳舞类、戏剧类、手工艺类、分享沙龙类等各种各样的活动。
我们一直在努力地做知识的分享,因为我们作为一个草根团队,有自己希望去坚持的东西。去年我们邀请了很多专家来做“城市更新x社区营造”的街区论坛;今年的街区论坛主题是街区创生——我们怎么样打造一个可持续的街区生态。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件事在网上获得了85万直播的点击率。社区的角色可以同化,从完全被动者到服务者,到积极的行动者,再到社区领袖。每个人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是在处理个体、组织、社区、社会之间的关系,这件事对我们的团队来说变得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在跟不同的人在打交道,这关乎团队使命和价值。

个人与团队的成长

在时间分配上,我们的团队大概花了15%—16%的时间在关注个人的成长和学习,26%的时间在做街区的工作,53%的时间在为其他的社区做工作,5%的时间是在做盈利性的工作,但5%盈利性的工作大概带来了我们14%的收入。我们的目标是明年把5%的工作消灭掉,都做有意义的工作。在工作状态上,我们希望让体验变成一个有趣的过程。办公室已经挤得坐不下人了,但是每一个伙伴都在热火朝天地工作——他们随时随地地在做工作坊,高频地共创。我们还在不停地玩,为了做社区的破冰游戏,邀请了开发桌游的人和我们一起做游戏,大家都在积累,而后把游戏开发成了游戏设计包。
我们有很多内部的激励机制,比如大鱼小学,每个人都能终身学习;有大鱼会客厅,有非常多的大咖来到我们那个不起眼的小院里;我们承担了社区规划师的培训,后来改名叫社区创建者。其实我们认为,设计师的角色要不断地跨界,要承担各种各样的角色。大鱼的组织架构是由五个发起团队变成几个工作群,每个人根据自己的意愿担任不同的角色,这些角色是有使命驱动的。我们希望这是一个开放的圈,希望很多的合作伙伴加入这个圈。团队不用超过10个人,但我们希望大海里面有越来越多像我们这样的鱼。
因为大鱼这个名字的内涵,就是很多小鱼游在一起,最终变成大鱼。

巡游大海,鱼群相聚

小结

正如这个“草根”组织的名称,“大鱼”。无数的鱼儿因为相同的愿景、一致的目标,相聚在一起。从社区设计,到社区改造,到社区营造,到社区创生,理念和行动在不断更新迭代,但不变的始终是“助力更多人有机会成为更好的自己”的那片心。尽管时代、街区背景、项目利益关系都是那么的错综复杂,但在这片热火朝天的共创空间里,理想将我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你我都是那么的热忱、纯粹、向往美好。


社造小编
免责声明:
LanTalk.com.cn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byemkt@qq.com
上一篇: 陈育贞 :社区设计与地方创生宜兰经验
下一篇: 魏晨:社区治理十年

发表评论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